Google AD
 

成功者的交易心法-張松允

以下從網路抓取:

操盤手法

我們都知道政府在8400~8500積極護盤,而7/25曾經跌破以後就在8000點附近也就是7800~8200上下兩百點盤整近一個月,這段時間是政府護盤最積極的時候。個人在操作期貨上純粹以30分、60分及日線來判斷。
在操作上是以小時線之9KD(等於三日)抓波段的滿足點,
◎以30分、60分及日線KD來操作。
◎60分KD高、低檔交叉做買賣依據。

這當中最大的一個關鍵點在日線圖上可以看到七月~八月上旬政府用了相當多的資金在護這個8000點左右,只要一破8000就拉上去,但上去8200~8300就上不去了,最關鍵在8/22,就KD已在高檔交叉,均線也收黑,量也跌破9日、24日均量,之後每天都是開高走低,而且以長黑跌破8000點,所有指標也呈現空頭走勢,以個人判斷政府在8000點已有棄守意味,於是個人在期貨上布局空單,

◎以長黑跌破均線,成交量也跌9日、24日均線。

8/24是開高盤,但指標上仍未出現買進訊號,仍是安全空點,第二個小時馬上長黑補量,第三個小時也收黑。指標上已跌落50以下呈現弱勢,表示這空頭趨勢仍未改變,以本人操作期貨兩年經驗,以小時線來看,操作期貨非常好作!而本人操作期貨上較著重短線,從8/24以後幾乎每天收黑直到跌破前波低點7700左右。KD也掉到個位數,才形成一個反彈,但反彈的力道很弱,因為連均線都不過,最後才真正呈現大空頭的反轉,並跌破趨勢線,跌破後反彈最多也只到7800。9KD有個好處就是它告訴你只要在高檔交叉去空它,幅度都有500點,最少也有300點,而跌破7500以後,政府護盤又轉趨積極,但就指標來看只呈現弱勢反彈,且反彈的量相當大,個人經驗來看,空頭走勢要結束,有一個觀盤點,就是量縮不跌,這是相對於多頭走勢結束呈現量大不漲就是作頭一樣道理,在空頭市場是相反的,量縮不跌是作底,這是個人操作股票十二年來都是不變的。

◎空頭市場量縮不跌作底。
◎多頭市場量大不漲作頭。

像中共飛彈危機時,大盤在4400多時,量整個縮掉,也跌不下去。另外在79年的盤也一樣,跌到2500點時進行了近一個月每天一百多、兩百億的盤整,只有高檔1/10量而已。現在來看也要300億以下,因為高量是三千億,最少也要500億以下作一個月量縮不跌的整理,現在有反彈,我認為都是一個空頭走勢的修正波,任何行進間走勢都有一個修正波,而且最近政府都在釋放利多,但都反彈見巨量就結束,

◎空頭走勢的修正波見巨量結束。

就像以前民國78年時,從4000多攻到一萬多時,政府調高利率3~5次,在說要調高利率時,大盤就盤整,但一調高就馬上漲上去,個人認為這是一個多頭盤的現象,任何的利空只會讓它修正而已。相對的在空頭時,任何的利多也只會讓它修正,趨勢並不會因此改變,以前12000下來時,政府調降很多次利率,反彈大概一個禮拜,隨即大幅回檔。反彈的越快,回檔速度越快。

◎只要趨勢確立,任何的利多或利空,只會造成修正走勢,修正結束,仍照原來趨勢前進。

多頭和空頭是一樣的,只要趨勢一確立,多頭市場一大跌,不久就大漲,空頭市場大漲,不久就大跌,這是相對的趨勢,盤整盤又是另外一個趨勢。在多空之間,有一個不變的道理─物極必反。價格的高低取決於信心,所以操作上不去預測它的高低點,純粹以指標去操作會較客觀,就盤面給我們的訊息去操作。

◎價格高低取決於信心,不要預測其高低點,以指標操作較客觀!

從近日指標來看指標呈現低檔鈍化,在空頭市場中表示進入主跌段,就像大盤攻上10256那段時間一樣,大盤進入主攻段後結束,那時的電子股幾乎都填權,但現在個人判斷,電子股還未進主跌階段,但有些股票有這個現象,像華邦、茂矽,跌的速度越來越快,因為投資人買股票時不敢買,但賣股票時會越賣越快。在空頭市場是多頭不死則空頭不止,多頭市場是空頭不死則多頭不止,

◎空頭市場是多頭不死,空頭不止!
◎多頭市場是空頭不死,多頭不止!
◎指數到底,個股不一定見底。

空頭市場的反彈只要見巨量長黑就結束,甚至一日反轉,期貨操作上有一個好處,在尾盤就可布局空單。個人在操作期貨上,就是順著趨勢去做,不要去管它的點數,

◎順著趨勢去作,不要管它的指數!

您在8000點空,在7500回補,7200點再空,因為趨勢未改變,我不管過去空頭市場的反彈只要見巨量長黑就結束,甚至一日反轉,期貨操作上有一個好點數為何?只問自己今天怎麼做?在期貨操作上應摒除股票操作觀念,因為期貨有時間性,短線操作上應專心作期貨,除了做避險或套利,否則在同一市場操作兩種商品,會產生矛盾。在參考指標上以30分、60分KD來操作相當好用,從近期來看,只要高檔交叉去空都能大賺。

 

 

張松允的故事:---網路摘錄

 「30歲時,我就在股市賺到了人生的第一個1億!」
 12月14日 ,台北股市上下震盪達300多點,坐在元富證券某營業大廳的業務協理張松允馬不停蹄地應付著聲聲情急的委託,在交投熱絡的氛圍中,張松允悄然地破了自己的紀錄,身為營業員的他,那天在台股的接單量高達4億元。

 為什麼祇跟自己做比較?理由很簡單,因為很少人敢跟他比。一般說來,證券營業員一天的接單量能破億,即可羨煞同行,被列為「超」字輩了,而今年12月以來,張松允每日的接單量卻很少不破億,僅僅半個月的時間,累積的接單量已超過25億元。

  在軍旅中啟蒙了股市生涯  而張松允令人折服的並不在證券,而是期貨。因為他是業界第一,今年以來光他一個人的接單量就高達十幾萬口,是該公司第二名的10倍多,足足占了全台灣期貨市場1%的量,「很多期貨商全公司的量還比我一個人的少。」張松允平淡地描述著自己的成就。是的,他就是業界眾所周知的「超級營業員」。

 於是,本報記者決定造訪這個被許多營業員神格化的人物,看看他到底有什麼三頭六臂。張松允原本坐陣的松山分公司,在納莉的肆虐下被迫搬到了復興南路,經其他營業員的指引,在臨時租賃的簡陋營業廳裡,我們發現的張松允,卻平凡得可以。那時,他正一面吃著便當,一面清算著當天創紀錄的每一筆交易。

 其實,這個訪問得來不易,因為幾乎所有的top-sales怕自身的安全都不願曝光,對於媒體的採訪一概低調,但張松允一句,「生死有命,該來的躲也躲不掉!」深刻道出了他的隨性。甚至,面對記者的專訪,他還顯得有些靦腆,略嫌緊張地娓娓道來他與股市的不解之緣。

 「我的朋友說,我生下來就注定要作股票的,想想也是。」56年次的張松允回憶起十多年前正在當兵的他,當許多度日如年的弟兄談的是休假時和馬子如何如何風花雪月,他卻深深地被當時甫放寬的台灣證券業,媒體報導著一樁樁成功的案例,以及驚人的成交數字給吸引。於是,和幾個志同道合的部隊同志,在軍旅中啟蒙了他的股市生涯。
 1987年在台北當兵的他,每每到了休假日,去的不是泡沫茶坊或是KTV,吸引他的反倒是一間間如雨後春筍般佇立街頭的號子。員林高工畢業的張松允,學的並不是金融證券,憑藉著一股熱誠,他穿梭在營業大廳拿著分析報告仔細讀,聽著其他股友談論著自以為是的「內線」,就這樣買下了生平的第一檔股票。

  在當營業員前已撈到3000萬 牛刀小試的他,以60元的價格買下了當時的電器龍頭股大同,沒幾天卻跌到了50多元,著實嚇懷了資金有限的張松允,於是迅速改弦易轍,買下了台塑,雖然沒賺沒賠,卻啟發了他的投資心得。
 「我開始到坊間買一些波浪、黃金切割等技術分析的書來研究,學著開始畫技術線型,於是生平的第3支股票東企就開始賺錢,從此很少再賠!」張松允說,其實讓他在市場嶄露頭角的幸運股票首指光寶,「退伍前夕在分析師的推薦下把所有積蓄壓在20多元的光寶,融資買了10幾張,一直到退伍都沒去理它。」

 退伍後的張松允,其實也當過1個月的送貨員,在烈日當空下揮汗如雨掙著微薄的薪水,直到某天他回頭去檢查他的證券帳戶,「當時我著實嚇了一跳,才1個月的時間,光寶就漲了一倍,比我送貨一年的薪水還多。」張松允一面計算著股市的投資報酬率,一面思索著扛著股票和扛著貨物的不平均定律,毅然決然地辭去了工作。

 想當然爾,張松允勢必與家人革命了一番,再怎麼說,老一輩的觀念裡,股票形同賭博難登大雅之堂,「當時我上午窩在號子裡,下午就待在房裡研究股票不敢出門,因為很怕別人問東問西!」於是乎,張松允就這麼「不務正業」地度過幾年,在85年考上元富的營業員前,唯一的老闆就是股票。

 不過,這幾年的光景,張松允並不虛度,畢竟他完成了人生的大事,結婚與生子,而在他安安分分地坐下來當營業員前,已狠狠地在股票市場中撈到了3000萬元。

  營業員生涯一開始就很「超級」  問張松允當營業員的因緣際會,說來有點詼諧,「我在號子裡愈作愈大、愈作愈順,多到營業員常常應接不暇無法順利處理我的單子,造成我的損失。於是我想,乾脆自己來做營業員,自己操盤!」張松允親自下海主持大局,立即吸引了不少的股友,於是在自有資金做後盾,一路看著他「成長」的股友為基本成員下,張松允的營業員生涯,一開始就很「超級」。

 營造了天時、地利與人和,從此以後,張松允在股市可說是呼風喚雨平步青雲,「我其實滿幸運的,我買的股票幾乎都很賺,連大盤走空頭時都賺。」張松允以一個相當平常的心態,細數著眾多令人咋舌的賺錢經驗中的一個,「作股票以來就屬前一陣子在威盛賺到最多,我200多元進場,一直續抱,結果幸運的賣在最高點600多點,而且數量高到幾百張,獲利很難計算。」

 看著張松允毫無起伏地說著他的經驗,實在令正在採訪的我們有點氣結;於是話峰一轉,問他何時賺到人生的第一個100萬,「進來元富的第二年,也就是我30歲的時候!不過不是100萬,是1億!」張松允的表情仍舊稀鬆平常。

 在嫉妒與艷羨下,我們要他說出自己最失敗的投資經驗,祇見張松允想了很久緩緩道出,「79年時,由於太相信市場主力的傳言,在號子裡道聽塗說買了泰豐,10天內從200多元的價位馬上跌到100元。」聽到股市常勝軍也有陰溝裡翻船的時候,趕快追問下去,「當時我急得就像熱鍋上的螞蟻,每天8點30分就急急以跌停價下單掛出,無奈當時每天僅成交10多張,我祇能看著自己持有的股票,活生生地被鎖死在內,重量迅速減輕。」

  每個月佣金就有三、四十萬  經歷這次慘痛的經驗後,張松允說再也不相信市場放出的消息了,而讓他致勝的利器就是對股市的靈感與敏銳度,「我好像對股票就特別敏感,往往能買在最低點、賣在最高點。」於是,在相信自己的判斷下,張松允在5年多的營業員生涯中讓自己賺了錢,也讓他的基本班底嚐盡了甜頭,「超級營業員」的封號因而毋庸置疑地烙印在他的身上,「我一個月的薪水約四、五萬元,但光佣金卻有三、四十萬元,自己從股票賺的,更不用說。」

 張松允坦承,致富後他曾一度氣焰高張,甚至穿金戴銀俗不可耐,但在股海浮沉中卻也看盡了人生百態,讓他的人生哲學徹底改觀。「人性最醜惡的一面,股市都有!」張松允說著他曾看過最誇張的例子,「有一對恩愛的夫婦,來到號子,卻為了要買哪一檔股票爭得面紅耳赤,甚至當場在營業廳裡大打出手,最後離婚了!」

 現在的張松允,強調的是一種樸實無華的生活,所賺的錢大多回饋給家人和兄弟姐妹,祇不過,這個「股神」暫且還不想收手,他認為在營業廳裡替自己和親朋好友操盤是最如魚得水的事,對外界的高薪禮聘一概拒絕,畢竟在他的眼裡,他和股市的緣還沒完沒了呢!

 

「一天狂賠三億元」的人生悲喜劇

對一般人而言,一天輸掉三億元,是很可怕的數字,但對每天輸贏在一千萬元的期貨天王張松允而言,輸三億元,再賺回來就是了期貨界傳奇人物張松允,最近發生了很多人生大事。已經有五個小孩的他,心急的想要迎接自己即將出世的第六個小孩、第二個女兒,「女兒好難等喔。」他說;他也將在 六月三日 從元京期貨經理公司轉任富邦期貨顧問,並接手富邦期貨經理公司的籌備工作。就在兩個月前,他還經歷了「一天狂賠三億元」的人生悲喜劇。張松允一直是期貨市場上的傳奇人物,來自彰化鄉下的他,只有高職學歷,在二十一歲時,憑著借來的二十萬元開始買股票,今年三十七歲的他,十六年來從股票、期貨到選擇權,從金融市場上累積的個人資產,已經達到十億元。張松允手上十億元的資金中,有七成放在金融市場,三成買進房地產做「活命本」。一口台灣國語有勁的說著他對中國宏觀調控、美國聯準會升息的看法,嘴邊不時泛起的笑意,不經意流洩出他屬於「莊稼人(鄉下人)」的親切。現在,他每天的輸贏平均是一千萬元上下。


膽大

無論輸贏,仍不改平常心
做期貨的人,多半必須有過人膽識。「輸贏就是要看得開,不然很快就刷掉了。」聯邦期貨董事江淵舟是十七年老經驗的期貨作手,回憶起從前在寶來期貨訓練自營部的交易員時,有人明明贏了錢,卻說什麼也不願意再待下去。「那是連贏錢的人,都做不下去的工作啊。」因為期貨市場波動大、輸贏快,加上自營部動輒上億元的資金進出,不是膽子大的人,根本待不下去。張松允就是典型的「膽大」的人。 三月二十二日 ,總統大選後的第一個股市交易日,他在選擇權市場上賠掉新台幣近三億元。一天之內三億元蒸發掉了,但是,當天在元京期經交易室外的同事,沒有人從他臉上看出異樣。總統大選前,他對後市一片看好,在選擇權市場上賣出一萬兩千口的六千五百點到六千六百點賣權(認為股市會超過六千六百點,結果 三月二十二日 當天掉到六三五九點)。當天台股在開盤的第一分鐘內狠狠下跌四百五十五點,超過一千檔股票直接跌停鎖住,坐在交易室中的張松允看著盤,低頭翻翻報紙,看了一會兒報,又抬起頭來再看看盤。看完收盤,他神色無異的走出交易室,這是張松允十六年操盤生涯中,賠錢最多的一天。「習慣了,輸贏本來就是這樣子啊。」 三月二十二日 那天傍晚,他走出大直家中,和往常一樣,在北安路上散步,心中重複著看盤時就已經想好的決定:「九二一大地震的時候也不過連兩天跌停板,這次只是選個總統,又不是政變,應該不會跌停三天吧!」第二天台股繼續慘跌,當天未斷頭的選擇權部位又讓他賠掉了一億元,但是他卻認為股市一定會在第三天止跌反彈,於是調度資金再加碼,賣出三千口股市指數六千點到六千一百點的賣權( 三月二十三日 當天股市收盤價六一七二點),幸好,股市在 三月二十四日 真的漲回了六千二百一十三點,也中止了他狂瀉四億元的噩夢。膽大之外,張松允臨場判斷能力強且反應迅速,他會在盤中隨時推翻自己之前的預測。「他人很好、很憨厚;但是你絕對想不到,他下起單來,那是毫不手軟。」中信期貨董事長朱士廷如此形容張松允。他說,張松允可以在開盤的時候敲進多單,但是只要盤一不對,就馬上砍倉,甚至反手做空,十分鐘之內,下單策略完全相反過來,好像是不同的兩個人做的單子。

果斷

盤中變盤,馬上改變策略
和張松允有著七年同事情誼的元京期貨總經理李文興說,不管開盤前問張松允什麼問題,他說歸說,等到盤中一看情形不對,先前的預測就好像是沒預測過一樣,通通重新來過,完全不在乎推翻自己。每天早上七點起床,張松允只看十分鐘的報紙,翻完報紙吃過早餐之後,他就進交易室,專心看盤。對於張松允來說,現在股市流行的基本面、技術面分析都沒有多大用處,他只在意盤面的變化,什麼人在買股票、什麼人在賣股票,為什麼買,買進的意願有多強;為什麼賣,看壞的人心情有多沮喪,對於張松允來說,跟隨著盤勢潮流的變化,就是他進出金融市場的上上策。「股市要好,就是會好,根本就沒有道理。你看今日百貨大火一直燒一直燒,萬企股票一邊漲,還漲個不停(編按: 一九八九年八月三日 西門町今日百貨遭人縱火,大火延燒十餘小時,母公司萬華企業當天大漲七元,隔日漲四元),有什麼道理嗎?」

冷靜

思緒混亂,乾脆出清持股
在股票市場上,一般人切忌追高殺低,張松允卻專做追高殺低的買單,他認為在大盤跌了一段之後,股市總是一定要起漲,這時候就要密切注意盤面數字的跳動,一有哪些個股帶動起漲,張松允就馬上大筆敲進,因為那表示大投資人要股市好,先買進幾檔股票把股市拱起來,所以這時候一定要追,追到漲不動了,就賣。如果在市場進出幾次,發覺總是不對勁、不賺錢,張松允就會把手上的單子平倉,先靜下來,想想自己有什麼地方看得不對。他在一九九○年經歷第一次的慘痛賠錢經驗,當時他誤信市場主力,在兩百元時買進泰豐輪胎這檔股票,沒想到股價一路跌停板鎖住,要賣也賣不出去,到了一百元附近終於打開,他就馬上全部賣掉,「我跌慌了,再看也看不準了,這樣我不能有股票。」手中有股票,就永遠看不準,後來每當他感到思緒混亂的時候,就把部位全部賣掉,讓兩手空空,心中像一張白紙般重新思索市場變化。李文興也說:「他絕不會逆勢而為啊!」在江淵舟十七年操盤生涯中見過的期貨作手,九○%是賠到斷頭、戶頭沒錢為止,他說,「期貨其實是違反人性,要能認命、能停損的人才能做。」停損、平倉就是向自己的眼光認錯,承認自己之前做錯了,之後可能也不太可能對,這是立即認錯的決心;但是大多數人卻覺得自己一定最後會對,硬撐下去的結果,通常就是賠光保證金。「賠的時候最重要,你一定要做一個決定,所以你就要做對的決定。」張松允說。在 三月二十二日 大賠三億元當天,當他看到摩台指(摩根士丹利台股指數期貨,主要是外資法人在新加坡交易)只跌了一二%,於是判斷台股頂多只有兩天的跌停板,一四%的下跌空間;因為當天放空摩台指期貨的人,之後只要買進第二天跌停板的台股現貨,其中馬上就有套利機會,當兩邊價格趨近一致時,各有一%的現成便宜可撿,任何投資人都會做這種無風險套利,所以台股現貨不會再跌。於是他才大膽在選擇權市場上看好台股,再度賣出賣權,賭台股一定會漲。張松允說,太多人在賠的時候嚇怕了,就選擇逃走;最後都是傾家蕩產,他見過太多。

對決

追高殺低,看誰又狠又準
平時沒事的時候,張松允喜歡在家看看電視,尤其是Discovery探索頻道的動物節目,「我最喜歡看殺人鯨,他們會幾隻圍成一圈,把大批魚群包圍在中間,然後從下面游上來,張大嘴把魚群全部吃掉。」在張松允的心目中,殺人鯨是最有智慧的動物,牠們可以一起圍剿大批魚群,也可以為了追捕一隻大鯨魚,游上四、五個小時,等到鯨魚沒力氣了,上前大口咬死。雖然平日親切、溫和,但是到了決定生死的沙場上,他最崇拜殺人鯨。
「期貨市場是對決,你看多,我看空,這樣就是一口契約。你想想,他要從二十萬到十億,那是多少人的血淚?」寶來證券新金融商品部經理陶宏德忍不住感嘆。金融商品市場上,殺人鯨屢仆屢起,更多的獵物被狠狠咬死,二十八歲的期貨交易員李森玩倒二百三十二年老店英國霸菱銀行;LTCM(長期資本管理公司)避險基金差點讓美國債券市場倒閉;叢林法則在市場上,一再考驗著所有玩家。這次張松允賠了三億元,怕不怕有一天全部賠光?「那就是死,就像是我死掉了一樣。」他睜大了眼睛說,如果真的這樣,他還有五棟房子,可以回到家裡過自己的日子。「不過那樣的機率,應該和彗星撞地球一樣小吧?」他的話很自信,依舊帶著微笑,雙眼皮眨了一眨。這一齣人生悲喜劇,雖然高潮起伏,似乎嚇不倒他。

創作者介紹

隨緣小站

天涯浪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8899thenwn
  • 請問黃毅雄從1口作到1500口是不是用60分線操盤?
  • 這我不清楚也,有些文章是網路轉載的.啪謝

    天涯浪貓 於 2014/03/06 08:4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